开刀“数字服务税” 英国告别紧缩 _新闻国际_北

一边是互联科技企业的“叫苦连天”,一边却是英国民众的“拍手称快”,在102页的英国2018年秋季预算报告中,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提出了“数字服务税”和增加公共开支等举措,预示着紧缩时代的终结,也预示着经济转向的开始。不过,脱欧的阴霾仍然笼罩,宽松的财政将面临资金挑战。不知道哈蒙德承诺的5亿英镑准备金会不会派上用场?

科技巨头“遭殃”

“这些国际巨头要公平支付他们的份额才是正确的。”在2018年秋季预算报告中,哈蒙德的矛头直指亚马逊、谷歌、Facebook等硅谷巨头。其他国家还在与硅谷斡旋之时,英国成了首个这样做的发达经济体。

在哈蒙德看来,“数字服务税”不过是数字时代下,企业税制的必要演变。这项“数字服务税”将于2020年4月开始生效,税率为2%,适用于业务范围每年在全球产生至少5亿英镑收入的公司,预计每年将为英国政府增加约4亿英镑的收入。

在英国人民看来,此项税率依然过低。对于市值逼近万亿美元的科技巨头们来说,4亿欧元和2%的税率几乎是九牛一毛。亚马逊提交给监管部门的文件显示,去年其在英国的企业税约为460万英镑,2016年则为740万英镑。

事实上,想要拿互联网巨头开刀的不只有英国。早在2010年,法国文化部就提议征收“谷歌税”。今年9月,欧洲议会也讨论了新的版权法,可能迫使互联网巨头为新闻在内的创意内容支付更多费用。

由于受到科技公司和提倡网络自由人士的反对,各国在这项税收上有所拖延。“对跨国企业征税的最佳方式是达成国际性协议,但如今已没有多少谈判时间了,不能再拖延了。如果我们不能达成国际性协议,英国将单方面出台一项‘数字服务税’”,哈蒙德10月初在伯明翰市保守党会议上曾这样表示。

硅谷也不是好捏的软柿子。华尔街日报10月29日报道,当天英国宣布征税计划后,美国游信息技术产业委员会称:“征收数字税可能会对英国的投资产生寒蝉效应,阻碍各种规模的企业创造就业机会。”这一委员会的代表包括谷歌、Facebook在内的美国科技公司。

十年紧缩终结

这份新的税收只是冰山一角,牵扯出的是英国财政政策的转向。在哈蒙德口中,福利是这份102页预算报告的主题。个人所得税方面,自2019年4月开始,20%税率的起征点将从目前的11850英镑上升至12500英镑;而40%税率的门槛,则从46350英镑提高至5万英镑。另外,哈蒙德还宣布了5亿英镑的住房基础设施基金,以建造65万套住房。与此同时,英国最低工资从每小时7.83英镑增加到8.21英镑。

这份令人欣喜的预算报告,有着稳健的财政支持。数据显示,英国五年内产出增长预期即国内生产总值增速预期有所增加,其中,2019年的增长预期已修订至1.6%,比3月的预期高出0.3个百分点;2020年、2021年增长预期均为1.4%。

欧债危机以来,虽然并非欧元区国家,但英国一直在实行财政紧缩政策。十年紧缩,英国人的耐心也快走到尽头。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英国的福利支出约占GDP的21.5%,仅稍高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21%,法国是31.5%,丹麦为28.7%。英国财政研究所警告称,未来五年,英国政府削减福利支出将导致该国的贫困儿童数量飙升至约30%。

“经过漫长而艰难的旅程,终于迎来了这个决定性的时刻,在修复公共财政因紧缩而带来的损失后,英国将有一个更光明的未来”,哈蒙德乐观地表示。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有脱欧的影响,但目前英国的经济形势还不错,结束紧缩实际上是对英国整体财政政策的调整,并不意味着英国经济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这一调整不过是更切合英国目前的实际需要,比如改善基础设施、增加公共开支,以便为脱欧后“软着陆”做好准备。

逃不开的“脱欧”困境

与哈蒙德的乐观不同,英国自由民主党领导人、前商务大臣文斯·凯布尔爵士则认为,目前经济增长仍持续低迷,英国脱欧对经济造成进一步压力,结束紧缩政策的执行与实施,将面临极大挑战。

事实也的确如此。对于现在的英国来说,脱欧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于头顶,任何积极的转向都被埋下了不定时的隐患。就连哈蒙德自己都心存隐忧。“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这一美好前景将受到损害。”他承诺为脱欧新增了5亿英镑的紧急备用金,增加对脱欧部门拨款至40亿英镑以上。

虽然预算赤字下降后有一定的回旋余地,但英国明年3月退出欧盟的不确定性及其对经济的影响无疑将限制英国的选择,素颜美女头像。NIESR经济学家阿米特·卡拉表示,无协议脱欧将导致英国预算赤字与GDP之比升高,两年后该比例会从今年估计的1.7%升高至2.7%,公共部门净债务将小幅上升至相当于GDP的86%左右,到2020年中期慢慢下滑。

放松财政紧缩注定会面临资金挑战。英国工业联合会21日警告,脱欧谈判如果再无进展,英国多数企业在今年圣诞节前将不得不启动应急方案,包括削减就业岗位、调整供应链至国外和增加库存等。

崔洪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这份财政预算报告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给市场传递信心,现在脱欧临近,市场对脱欧的信心仍然不强。宽松的政策可以帮助英国逐渐放开手脚。脱欧后,英国肯定会经历一个低迷期,放宽财政就像是一个托底,让市场慢慢反应,有一个软着陆的过程。不过,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在降低,欧盟峰会之后,双方都开始有所妥协,可能会原则性地达成协议,但一些具体的内容还需要在过渡期内慢慢调整”。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上一篇:南方文交所再出发 创新发展打造新交易场景 - 国
下一篇:最高收益率11.3% 本周哪些银行理财产品值得投 银